孝感唯一新闻网站
新闻热线:0712-2477857
广告服务:0712-2477859
主管:中共孝感市委宣传部    主办:孝感日报传媒集团
邪教控制术之恐惧解析
2017-02-21 10:41:27    来源:凯风湖北

  邪教组织控制信徒有很多种形式,而灌输恐惧是邪教组织使用的最强有力的形式,通过不同的恐惧形式的灌输,以此让教徒产生依赖性和服从性,不敢轻易脱离邪教,即使在别人帮助下,不再相信教主和教义了,但被灌输的恐惧也会不知不觉地发生作用,使其不敢脱离邪教组织,始终把自己封闭在以前的小圈子里。本文简要解析邪教组织“法轮功”灌输的恐惧形式。

 

  一、灌输不合理“死亡恐惧” ,让信徒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大部分邪教组织都会灌输“末世论”来恐吓信徒,“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在炮制“末世论”方面更是异常热衷,李洪志说:“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那叫:形神全灭!”(《李洪志在悉尼讲法》)。李洪志还说:“有一次我仔细地查了一查,发现人类有81次完全处于毁灭状态”(《转法轮》)。这些邪教教主宣扬“世界末日”,实际上是灌输不合理的“死亡恐惧”,都有一个共同目的,就是让信徒的心理产生恐慌和无助,最后只能完全被邪教教主操纵。

 

  而这种恐惧对社会、对人类危害最大。如“法轮功”邪教组织宣称不杀生,但现实中,“法轮功”人员自杀和杀人案例很多。有影响的,如2001年“天安门自焚案”,七名“法轮功”人员在天安门自焚,造成两死三伤的恶性惨案;为求“圆满”弑父杀妻的“傅怡彬案”;关淑云为除魔杀死亲生女儿案等案例。

 

  为什么现实与其理论不符,通过广泛的调查和研究,我们发现痴迷的“法轮功”人员是极易走向极端,实施自杀自残行为的,而原因是“法轮功”邪教组织灌输的不合理“死亡恐惧”。

 

  认真分析他们自杀行为和动机,实际上是内心有一种“法轮功”意义的“死亡恐惧”,即所谓的“形神俱灭”,是用肉体的消亡来克服这种“死亡恐惧”,是一种不合理“死亡恐惧”的宣泄。

 

  从心理学的角度而言,恐惧又分为三种具体的形式,即场所恐惧、社交恐惧和特殊恐惧,这些基本的情绪状态维系着个体内部和环境、生理和社会之间的平衡状态,打破了这些相对动态的平衡状态,有可能会引发个体生理上、心理上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严重的会引发个体心理疾病和生理疾病。

 

  对痴迷者来说,上述这三种恐惧的具体形式,其平衡状态都被打破。“法轮功”教义宣扬“地球在这个庞大的宇宙中就像我们看一个苹果一样,它已经烂透了。苹果里面的每分子就像每个人一样都已经腐烂了”。“修炼结束了,这个环境就不需要了……那么剩下的人就是人渣,人不行了就会被淘汰”。这便是典型的场所恐惧唤醒,使他们体验到最深刻、最直接的死亡威胁,这种死亡威胁在早期还是初步的、合理的、现实人的“死亡恐惧”,随着法轮功“教义”的蛊惑,其不合理的“死亡恐惧”就被唤醒。他们认为真正的死亡就是不修炼“法轮功”而形神俱灭。

 

  其次“法轮功”在被取缔后,宣扬所有阻碍“法轮功”习练者继续修炼的人都是所谓的“魔”,那么反对其修炼的家人、朋友、同事、帮教者都成了他们心中的“魔”;2001年后李洪志抛出“旧势力”的概念,胡编是“旧势力”在干扰和阻止着“法轮功”弟子修炼,而这里的“旧势力”是指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这便是典型的场所恐惧和社交恐惧唤醒,这就使他们产生了一种没有特定目标的“死亡恐惧”感,并时时刻刻保持生理上的应激状态,将自身与外界完全剥离开来。

 

  不合理“死亡恐惧”的被唤醒,两种恐惧形式的平衡被打破,使痴迷者们处于高度恐惧之下,个体在高度恐惧的情况下是难以区分现实和想象的,换而言之,个体在高度恐惧的情况下也难以区分正确和错误。那么迷者做出自杀等极端行为就可以想象和理解。

 

  二、灌输个人化的恐惧,让信徒在痛苦中被奴役

 

  实际上,恐惧是整个邪教信仰体系的一部分,是邪教个性的一部分,它的影响比任何单一的普通人的恐惧症(如恐高)要广泛得多。邪教徒被许多恐惧症束缚着,可以说邪教徒的身上、身边环境、家里、和其有联系的人,只要出现任何异样、对正常生活有影响或者不利的事,即使一次小感冒,一次反常的天气变化,都会作为邪教特有的恐惧,使邪教徒感到害怕,好像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在控制他们。

 

  就像“法轮功”宣讲的无处不在的“法身”。李洪志曾说:“每个学员身后都有我的法身,还不只一个”, “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在所谓的李洪志的“法身”的控制下,没有隐私、没有自己的空间、没有安全感的邪教徒,只能时刻生活在惶恐中,小心翼翼的做着每件事,战战兢兢的说着每句话。就怕有任何细微之处不符合“大法”的要求,否则最起码也是“圆满”无望,或者会面临比不修炼“法轮功”之人更为可怕的灭顶之灾。

 

  而“法轮功”灌输的个人恐惧症,最典型就是“业债论”,“法轮功”教主李洪志说“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转法轮》)。因此一个人如果一旦修炼上“法轮功”,修炼者就会与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业债”不期而遇,让修炼者甩也甩不掉,无时不刻的成了修炼者的精神压力,从而产生无名的恐惧,毫无疑问,在“法轮功”灌输的“业债论”的恐吓下,“法轮功”修炼者为了“还债”必须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其人格形成和发展必然在“还债论”压力下产生异化,表现的行为就是与正常人的思维不一致。如有病不敢就医,病是“业力”是“还债”,挨打挨骂不敢吱声,任人偷任人抢,甚至遇到意外事故,或被人杀害致死致伤都是在“还债”。

 

  “法轮功”的“还债论”彻底地否定了“法轮功”人员的主观意志,剥夺他们的理智和正常的思维能力,以及判断是非的标准,让他们时时刻刻生活在恐惧中,与正常人的社会生活完全隔绝,成为任“法轮功”邪教组织驱使的木偶和奴隶。

 

  三,灌输反邪教组织的恐惧,让信徒完全背离社会

 

  我们打开“法轮功”网站的链接,得到最多的信息,可以用两个关键词概括,那就是“迫害”。“迫害”就是邪教组织向邪教徒灌输的一种最普遍的恐惧症,即对反邪教组织的恐惧,反邪教组织包括政府机关、团体、个体反邪教志愿者。大批的信徒在他们的网站上得到这样的信息:很多同类被政府工作人员绑架、上刑、甚至强暴。通过这些所谓的“迫害”案例,激起了他们对“法轮功”团体的强烈同情和对中国政府的不满,于是积极地按照李洪志的指示讲“真相”,以制止“迫害”。对不明真相的人来说,“法轮功”捏造的这些“迫害”事件还是具有极大蛊惑性的。如果你了解真相,你会认为这是荒唐可笑的。但是“法轮功”人员却相信并接受了这些谎言、谣言。正是因为听信了这些假话,他们才按照李洪志的指示到处讲“真相”以制止“迫害”,从而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如所谓的“苏家屯事件”,2006年3月,“法轮功”媒体炮制了所谓的“苏家屯活摘案”,声称在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有1个“集中营”,里面关押着6千多名法轮功人员,其中多数已经死亡,并被割取身体器官后扔进集中营内的焚尸炉焚烧,

 

  这一消息曾引起了国内外各界的关注,在经过各方深入细致的调查后,最终被证实是一个子虚乌有的谎言。然而“法轮功”组织却不甘失败,直到现在仍继续通过其媒体混淆视听。这个谎言实际上是想抹黑中国政府,借人权,利用媒体攻击中国政府,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是对教徒们灌输一种对反邪教组织的恐惧,这些故事不仅让教徒对国家产生恐惧和不信任感,还使教徒困于恐惧之中,认为他们所处的是一个巨大可恶的犯罪集团,认为自己生活的社会真如李洪志所说的“地球在这个庞大的宇宙中就像我们看一个苹果一样,它已经烂透了。苹果里面的每分子就像每个人一样都已经腐烂了。”(1999年3月27日《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当然还有很多,媒体报道的灾难性新闻都可能是引起恐惧的载体。如2003年的萨斯病毒,2008年的汶川地震,都被用来作为恐惧证据,李洪志尤其喜欢告诉教徒哪儿洪水泛滥,哪儿发生地震、火灾、饥荒、瘟疫流行、战祸绵延,并引此为据,胡说什么该地区“业力”大,神在清理,或宣扬“世界末日”已经来到。无非是想说世界将要消失,只有信“法轮功”才能安全度过此劫,并圆满成佛成仙。教徒们心中都有个声音,传达着他们对外部世界的担忧、焦虑和恐惧。灌输的恐惧如此强烈,以至于教徒无法想象自己脱离邪教后还会找到幸福、安全和圆满。

 

  邪教恐惧症是一种人为的精神病,而且是整个精神控制法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邪教教主通过各种方式、方法灌输恐惧心理。

 

  通过不停的灌输,教徒的恐惧心理会扩大到包罗一切对邪教组织、对自己构成威胁的事物。如任何对教主、教义或组织不利的想法、感觉或信息, 前信徒或本教派的反对者,离开邪教组织的念头。而一旦这些恐惧在心理扎根,教徒就变得依赖性很强,不敢企盼逃离邪教组织。而教主正希望教徒充满恐惧和对自己的怀疑,这样教主才能为所欲为的驱使、控制教徒。


[参与互动,请访问槐荫论坛]
(责任编辑: 王奔 )

关于我们 企业邮箱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友情链接申请

投稿邮箱:xgw888888#126.com (#改成@) 举报邮箱:wlb@xgrb.cn 举报电话:0712-2886406

建议使用IE7及以上版本浏览器

Copyright © 2004-2014 孝感日报社·孝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网备案证编号420901 鄂新网备字[0701]号 鄂ICP备05003937号-1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4013

鄂公网安备 42090202000008号

栏目域名合作:0712-2477865 业务联系:0712-2886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