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唯一新闻网站
新闻热线:0712-2477859
广告服务:0712-2477859
主管:中共孝感市委宣传部    主办:孝感日报传媒集团
月嫂!月嫂!行业规范没追上工资翻倍
2019-08-20 15:49:10    来源:新华网

  三百六十行

  月嫂!月嫂!

  行业规范没追上工资翻倍

  几乎没有哪位成年人的精力可以和婴儿抗衡,传说中无数个夜不成眠的故事让许多新手爸妈相信:家里需要一位月嫂。但紧接着问题来了,听说月嫂不好找?听说月嫂特别贵?月嫂到底专业不专业?
 

  近些年,月嫂这一群体越来越受关注。然而大家对月嫂们似乎并不了解,有些初次接触月嫂的人甚至直呼:“三观都被刷新了!”
 

  “你猜月嫂多少钱”

  “前些年,我们家孩子的阿姨7000多元一个月,你们猜她现在多少钱?” 一位中年妈妈不露声色地向年轻同事抛出一个感叹号:“一万五!”
 

  其实在月嫂圈,这个工资水平并不罕见。也因此,“价格”成了大家热议月嫂的焦点。
 

  “中级月嫂8800元到9800元,高级月嫂10800元到15800元,金牌月嫂16800元到19800元。不过金牌月嫂人数少,已经全部预定完了。”前不久,北京一家月嫂中心的负责人代女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记者向北京、上海、浙江、福建等地的多家家政平台和数位客户、月嫂了解发现,总体而言,月嫂的工资档位一般有“初级”“中级”“高级”“金牌”和“首席”几类分法。其中“初级”月嫂的工资因经验、平台、地域等的不同而差异较大,如5800元、7888元、12800元不等;冠名“金牌月嫂”的家政人员月工资往往在1.5万元到2.5万元之间;一些“首席”月嫂的月工资则逼近3万元。
 

  具体属于哪一等级,各家平台按照自己的标准来评判。
 

  1978年出生的刘梅青是“金牌月嫂”。“我的单子已经接到了2020年3月。”她告诉记者,如果不是因为后面想转做培训,单子还会继续往后排,她的客户主要集中在杭州、上海等地。
 

  2013年,刘梅青参加了衢州职业技术学院的月嫂培训班,为期15天。此后经过不断实践和补充学习,她在2018年通过了该学院培训班的评比,成为“金牌月嫂”。目前,她的月薪一般在1.5万元到1.8万元之间,“最高到过2.2万元”。
 

  “我们除了要经过考试和综合评比,老师还会一一打电话到之前的客户家收集评价,都达标了才能评上金牌月嫂。”刘梅青无比感激自己的学校,“要不是参加了培训,像我们这种初中毕业的人怎么能拿到这么高的工资?”刘梅青没有和家政公司签约,她和许多身边的“姐妹”一样靠“口碑”接单,这些年她的客户没断过。
 

  隶属于北京某家政平台的李秀华级别比刘梅青还要高,她被所在公司评为“首席”月嫂,月薪28800元。
 

  今年50岁的李秀华个子不算高,微胖,看上去很干练。接受记者采访时,她正在公司帮忙培训新月嫂,后期考虑全职转入培训岗位。2009年初入行来到北京时,她的工资是3000多元,10年间工资涨了近10倍。
 

  月嫂的薪水高低与什么有关?首先,“经验”是硬通货。
 

  李秀华带过80多个孩子,其中有患上脑积水、食管倒流等疾病的;在她打过交道的宝妈中,有明星,也有公务员、律师、媒体从业人员等等;客户家有住别墅的,也有租房子的……曾照顾过不同孩子的经验和与人相处的阅历都化作了她的身价。记者还了解到,有的家政公司会直接明码标价,“多一年经验涨1000元”。
 

  除了经验,月嫂的薪资水平和地域也相关。记者在北京走访一家位于医院内的月嫂中心时发现,数十名月嫂中的大部分人都来自辽宁和河北,薪资水平多在1.2万元左右。一名从辽宁来到北京的月嫂说:“在辽宁本溪,一个月也就6000多元,因为北京挣钱多就来了。”
 

  当然,月嫂的收费更与她们的工作内容有关。
 

  “产妇要抱着孩子跳楼,我打了她一耳光”

  月嫂都需要做些什么?
 

  其实,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一来,目前各个月嫂所提供的服务项目并不统一;二来,她们每入住一个新客户家,就可能迎来一种新人生。不过,“辛苦”是月嫂群体公认的。
 

  就刘梅青来说,她的婴儿和产妇护理内容包括:观察新生儿脐带、黄疸、大小便,及换尿布、洗澡、喂奶、哄睡等;观察产妇产后恢复情况、清洗伤口、按摩、通乳等;外加给产妇做营养餐和情绪疏导等。
 

  而这些工作内容是没有严格的时间规划的。比如产妇夜间突然需要通乳,刘梅青就可能需要通宵工作,“有次从晚上8点多一直到凌晨4点多”。
 

  “24小时待命,平均每天睡4个小时,最多6个小时,都是浅睡眠。不过我们这些70后,一点不怕苦。”刘梅青认为自己最大的法宝是“以诚相待”,她就是靠这个在月嫂圈站稳了脚跟。
 

  但作月嫂绝不仅是个辛苦活。在这个行业中,一个口碑好的月嫂首先得是个技术好、肯吃苦的育儿专家。此外,她们还需要懂人心、善交流,面对各种棘手的情况,能迅速作出正确的反应。有时候甚至得充当一下“包青天”或者人生导师。
 

  入行不久,刘梅青就在一个客户家摆平了一场生死拉锯战。
 

  “很多外婆和奶奶对照顾小孩有不同意见,最后这个拉锯战还不是得投射到宝爸和宝妈身上?”这种情况刘梅青见多了,手忙脚乱的新手爸妈多会感到巨大压力。有一家宝宝快满月时产妇已经轻度抑郁,有天哭着和刘梅青商量过年到底是去婆家还是娘家。
 

  “她叫我一声姐姐,我也拿她当妹妹。我劝她半天说‘这个事情你别管了,我来帮你搞定’。”半夜12点多,刘梅青劝完产妇去洗澡。还没洗完,就听孩子的外婆大喊:“你快出来!出事了,出事了!”
 

  刘梅青随便裹上一件衣服便冲出去,看见产妇抱着孩子要跳楼!几番拉扯不住,刘梅青“啪”地打了产妇一记耳光。“她愣住了,然后抱着我大哭”。
 

  “怎么没听进我的话!太不争气了!”刘梅青回忆时还很激动,她说:“按说轮不到我打,但我真是对她又爱又恨!”后来她又居中调停,找产妇的婆婆和妈妈谈话。
 

  这些年下来,刘梅青业务水平提高是一回事,但更让她感慨的是在每个家庭的经历和见闻。生活的狗血或温情都高度浓缩在月嫂的职业生涯里,刘梅青从中学到了很多“隐形的东西”。
 

  “这个行业太乱了”

  然而,一些月嫂的优秀表现并不能掩盖行业里存在的问题。在采访过程中,无论是学校的家政专业学者、家政公司管理人员,还是客户、月嫂们自己,都感到月嫂这个行业“太乱了”。
 

  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家政服务与管理专业负责人朱晓卓老师试图厘清行业现状。
 

  “月嫂一般是没有劳动合同的。”朱晓卓认为,“管理”是家政行业的一大难题。
 

  他解释说,月嫂包括其他一些家政人员的工作性质决定她们无法实现劳动法的8小时工作制,因此不能签署劳动合同。而不签劳动合同,这些家政人员就不能算是家政公司的“员工”,所以公司对她们的约束和保障都很有限。
 

  “现在有的公司只是登记一下月嫂的姓名和身份证号,连协议都不会签,也不给月嫂社保、体检等福利,只是一个中介功能,成功介绍一单就拿抽成。月嫂想走就走,流动性非常大。”朱晓卓认为,这使得客户、月嫂和企业本身的权益都得不到保障。
 

  福建的宝妈董欣然(化名)就被网络上的月嫂中介“坑”了。
 

  “说500元中介费包我找到满意的月嫂,结果换了4个才找到!”董欣然说,第一个月嫂不洗奶瓶,三四天下来孩子满嘴口疮;第二个月嫂脾气不好,晚上孩子哭了要吃奶她一直叨叨,还发脾气;第三个月嫂根本就没培训过,换尿布都颤颤巍巍;来来回回折腾了快一个月,才换到第四个满意的月嫂。
 

  而管理不规范又加剧了“不专业”的问题。据了解,月嫂通常需要持证上岗,一般应具备母婴护理师证、育婴师证、催乳师证等,但一位月嫂告诉记者:“我们也很清楚我们的同行之中有很多掏钱买证的,有的证花200元就可以买到。”
 

  基于种种原因,很多客户更倾向于通过“熟人介绍”找月嫂。但实际上,月嫂和客户之间的相互约束更弱,月嫂最后能否获得事先商量好的报酬全凭客户的信用,而客户能否获得优质的服务则要看月嫂的良心。
 

  经过熟人介绍,北京的宝爸黎阳(化名)请了一位月薪1.5万元的月嫂,万万没想到最后闹到了公安局。
 

  黎阳发现,这位月嫂为了减少夜间喂奶的次数好多睡一会儿,经常给刚出生的宝宝一次性喂60毫升奶粉,“按照体重我家小孩应该每次喂30毫升,少食多餐,但是她屡教不改”。黎阳夫妇决定辞退这名月嫂,工资按日结算,同时要收回先前给的红包,但月嫂不同意。由于之前没有签署任何协议,黎阳报了警,“这个月嫂竟然跟警察说我打她!”经过调解,该月嫂最终被辞退。
 

  一位三甲医院的儿科护理专家闻听万元月嫂的情况不禁好奇地反问记者:“评每一级月嫂有统一的硬性指标吗?就像医院里评职称那样,达到何种指标可以晋升到哪一级别,相应的级别又对应多少酬劳?”
 

  “没有人能告诉我8000元和1.5万元的月嫂区别在哪,或者月嫂有什么不良记录,什么资料也给不出。”某母婴服务公司的创始人刘亮亮早就发现了这一行业的痛点。
 

  在行业乱象丛生的背景下,国务院最近印发的《关于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的意见》颇受关注。业内人士从文件中看到了整顿行业的突破口。
 

  朱晓卓老师对文件中提出的“着力发展员工制企业”内容非常期待。他介绍,员工制家政企业是指直接与客户签订服务合同,与家政服务人员依法签订劳动合同或服务协议并缴纳社会保险费,统一安排服务人员为客户提供服务,直接支付或代发服务人员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劳动报酬,并对服务人员进行持续培训管理的企业。他认为该方法既可以规范家政行业的管理,同时也可以为月嫂等一线服务人员提供更多保障。
 

  刘亮亮则对文件中提及的国家将开展家政培训提升行动、“领跑者”行动以及信用建设等专项行动尤其敏感。刘亮亮相信,作为家政服务业的重要部分,月嫂行业将迎来发展黄金期。
 

  朱晓卓则表示,规范月嫂行业,还有待政府、社会、企业、学校、从业者等形成合力,一起努力。(记者 张茜 孙庆玲 见习记者 石佳 白毅鹏)(实习生康玺、秦臻对本文亦有贡献)


[参与互动,请访问槐荫论坛]
(责任编辑: 张高远 )

关于我们 企业邮箱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友情链接申请

投稿邮箱:xgw888888#126.com (#改成@) 举报邮箱:wlb@xgrb.cn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2-2477859

建议使用IE7及以上版本浏览器

Copyright © 2004-2018 孝感日报社·孝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网备案证编号420901 鄂新网备字[0701]号 鄂ICP备05003937号-1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4013

鄂公网安备 42090202000008号

栏目域名合作:0712-2477865 业务联系:0712-2886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