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唯一新闻网站
新闻热线:0712-2477859
广告服务:0712-2477859
主管:中共孝感市委宣传部    主办:孝感日报传媒集团
“你们就是我的亲人”
——倾听云梦县清明河乡农村福利院院长许丽娟的心声
2019-11-11 09:53:00    来源:孝感日报

1205375_wangcheng_1573395310979.jpg


陪老人聊天  (记者李琦  摄)

 

  记者李琦  特约记者易成
 

  深秋的院落,落叶铺满地,柿子挂枝头。许丽娟站在树下,笑容比红彤彤的果子更动人。
 

  “一会请多陪老人们说说话,没什么比来人看望,更令他们开心的了!”许丽娟,43岁,圆圆脸蛋,娇小个子,云梦县清明河乡农村福利院院长。这是她见到记者时的第一句话。
 

  面对这些或智障、或残疾、或失能的特困老人,15年,是如何坚持下来的?亲手送走29位孤残老人,却多次错过与亲人的最后一面,就不曾遗憾吗?明明有机会离开,为何还是一次次选择留下?
 

  带着满肚子疑问,跟随着许丽娟的脚步,我们走进老人中,听听她和老人们怎么说——
 

  在我心里,每一位老人都很可爱

  活动室里,10多位老人正围坐在一起,津津有味地盯着电视屏幕,那上面正播着《长沙保卫战》。
 

  看到我们到来,89岁的吴桂华最为热情,脸上的皱纹都笑开了花,拍着巴掌连声说:“欢迎欢迎。”86岁的胡凤英睁着圆溜溜的眼睛,一个劲的往旁挪位置,示意我们坐下。65岁的邱万德见坐的地方太挤,垂着残疾的左胳膊,用右手从隔壁屋拖来一把椅子。
 

  许丽娟见老人太吃力,连忙接过来。笑着说,看!这些老人多可爱呀——
 

  李望海老人刚来福利院那会,天天闹着要回长李村。我发现他爱听邓丽君和蒋大为的歌,就悄悄为他办了场“个人演唱会”。掌声、歌声,让老人们的相处,由一开始的扭捏、拘谨,变得自然、融洽。
 

  李望海再也没提回长李村的事,遇到我不忙时,总要拉着我为我唱首歌。
 

  一次,我在给患有阿兹海默症的刘少文换被单时,她突然冲了上来。“不许动我的东西!”老人一把抢过我手中的被单,狠狠咬在我的胳膊上。
 

  胳膊上的剧痛,都不及心里的委屈来得让人揪心。看着我微红的眼眶,刘少文也许是觉察到了自己的错误,不知从哪摸出两颗糖塞给我,“吃,吃!”
 

  被咬时忍住没哭,看到手中的糖,我哭了。
 

  一天巡房,我因为临时有事,没去看望胡爱华老人。86岁的胡婆婆顿时不高兴了,午饭都没吃。
 

  下午,我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来到老人房里。“婆婆,咋不吃饭?”“不想吃,没胃口。”“那我喂你可好?”
 

  听到这话,胡爱华的脸色这才“阴转晴”,就着我的手吃下了一大碗饭。她哪是想我喂饭呀,她是怕我忘记了她!这些老人就像孩子一样可爱,你对他们的好,他们都记得。
 

  从2004年到2019年,中途搭班子的同事换了好几批,只有许丽娟始终在这里。
 

  “有一次申请都差点递上去了,又被我撕了。”许丽娟说,老人就是我的亲人,我走了他们怎么办?
 

  听到许丽娟讲这些,邱明勇老人抬手揩了揩眼角的泪:许院长真是我们的亲人呐——
 

  因为她,老人说:“福利院就是我们的家”
 

  “不是许院长,我也许就成了他乡的一缕孤魂。”
 

  邱明勇是一位孤寡老人。2012年,常年流浪在外的他,被救助站移交给清明河乡农村福利院,许丽娟成了他的“监护人”。
 

  许丽娟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正躺在云梦县中心医院的病床上,因为严重的腿伤,身上插满了管子。
 

  “我们甚至没讲过几句话,住院期间,都是她白天黑夜守在我的床边。”邱明勇说,帮忙护士插尿管,倒尿袋、送饭喂药,是许院长让他感受到了亲人般的温暖。
 

  “只要是老人的事,许院长记得比谁都牢!”福利院工作人员潘想宗接过话头说。
 

  老人生日,不管多忙,她都要亲手下碗“长寿面”;院里的老人哪个没有三病两痛的,高申章爹爹吃罗布麻、胡凤英婆婆吃得高宁、吴桂华婆婆吃咳特灵……她都拎得清清楚楚。
 

  夏天蚊蝇多,她怕蚊香熏着老人,骑着电动车多次往返县卫生疾控中心,请来专业人员除蚊灭蝇;冬天气温低,她会早早备好棉袄、棉裤、棉鞋等御寒衣物,每晚到老人房里转转,看看暖气热不热,摸摸铺盖暖不暖……
 

  福利院的老人,个个都住在许丽娟的心头上。
 

  2010年,刘少文老人在被娘家人接回三港村小住期间,悄悄出走了。
 

  “分头找。”接到消息的许丽娟跨上摩托就出发了,挨个村找、挨个湾问,2天1夜没怎么休息,终于在高河村的大堤上找到了。
 

  “我想回福利院,哪晓得这难走?”“婆婆诶,你方向走反了!”望着身上衣服又脏又破、神情疲惫的老人,许丽娟是又好笑又心疼。
 

  每年的年三十,是老人们最开心的日子。这一天,清明河乡的书记、乡长都会来到福利院,摘菜、洗菜、剁馅、包饺子……以“娘家人”的身份,陪老人们吃团年饭。
 

  “谁说我们没有家,福利院就是我们的家。谁说我们没亲人,许院长是亲人,共产党是亲人!”邱明勇老人动情地说。
 

  面对老人们的点赞,许丽娟有些不好意思,她说——
 

  看到只有一栋房子的破落院子时,我曾想逃离
 

  2004年9月19日,站在清明河乡福利院里,28岁的许丽娟只想逃离。
 

  院口“村小”的牌子还没来得及取下,一条黄泥路铺满整个院落,院子一角有口井,吃水全在那里,一栋陈旧的三层楼房,共9间房,组成了福利院的全部。
 

  回到宿舍,许丽娟打电话给母亲“诉苦”。“伢,照顾好这些孤残老人,让他们体体面面的安享晚年,是你命中注定要扛起的责任。”
 

  母亲的话,给了她莫大的勇气。
 

  人手不够,许丽娟将老人们分为可自理和不可自理两类,在可自理的老人中成立饲养组、生活组、种菜组、调解组、环境卫生组,鼓励大家共同建设家园。
 

  经费有限,以前两手不沾阳春水的她,垦地、挑粪、种菜、喂猪……想尽一切办法,让老人们能吃得好一些。
 

  2005年7月,许丽娟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你放心干你的院长,家里的事就交给我!”丈夫的话,让许丽娟再无后顾之忧。
 

  2007年,福利院第一次扩建,向西扩了五亩地;2012年,第二次改造,拆掉了让老人行动不便的三层楼房,修建了老年公寓;2013年,第三次改造,老人们有了活动室、标准化食堂,房间里装上了热水器、电视机、空调和洗衣机。如今,她正忙着第四次改扩建,朝着“医养结合”的梦想,更进了一步。
 

  追梦的途中,不是没有遗憾。15年青春韶华,许丽娟全慷慨地献给了院里的60多位老人,对家人却有些“吝啬”。
 

  2011年10月,守在公公病床前的她,接到院里电话,“李爹爹病重,盼着你来。”
 

  许丽娟急忙回赶,见她来了,李四砣老人挣扎着握住她的手,安详地闭上了眼,许丽娟却因此错过了见公公最后一面。
 

  婆婆弥留之际,正值福利院第三次改造期间。征地、找施工队、化解征地矛盾,一堆棘手事等着许丽娟去处理。
 

  直到姑姐哭着打来电话:“咱妈走了。”许丽娟的心猛地像被揪了一下,她再一次错过为亲人送终。
 

  2014年,丈夫在武汉住院,临进手术室的那一刻,她才匆匆赶到……
 

  对家人的“错过”和“迟到”,给许丽娟留下了锥心的遗憾。后悔吗,她的回答却出人意料——
 

  自古忠孝难两全,当我举起右拳,宣誓入党的那一刻,就要尽我所能,为孤残老人撑起一个温暖的“家”,把党和政府的温暖送到他们的心灵深处。
 

  这是我的初心,也是我的使命。

 


[参与互动,请访问槐荫论坛]
(责任编辑: 张喆 )

关于我们 企业邮箱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友情链接申请

投稿邮箱:xgw888888#126.com (#改成@) 举报邮箱:wlb@xgrb.cn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2-2477859

建议使用IE7及以上版本浏览器

Copyright © 2004-2018 孝感日报社·孝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网备案证编号420901 鄂新网备字[0701]号 鄂ICP备05003937号-1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4013

鄂公网安备 42090202000008号

栏目域名合作:0712-2477865 业务联系:0712-2886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