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唯一新闻网站
新闻热线:0712-2477859
广告服务:0712-2477859
主管:中共孝感市委宣传部    主办:孝感日报传媒集团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风云人物篇
个人行“小运”,家国兴大运
2018-12-07 07:54:57    来源:孝感日报

杨小运.do.jpg

11月30日,在应城市档案局,杨小运来看望当年的“老伙计”
——保存在这儿的那辆奖售的永久牌自行车。(记者刘艳 摄)

 

 

       记者李建新 刘艳

  特约记者刘振宇
 

  11月30日,杨小运来到离家不远的应城市档案局,去看保存在展览室的那辆永久牌自行车。隔段时间,他都会来看看这个曾陪伴过他的“老伙计”,因为它和它背后的故事,改变了他作为一名普通农民的命运。
 

  转转车轮,捏捏把手,杨小运像对一位老朋友一样,轻拍依然扎实的自行车车身,感叹道:“37年了。”手抚自行车,回顾那段壮阔的历史,杨小运掩不住满脸的激动。
 

  逼出来的责任制

  37年前的杨小运哪里能想到,他当年随口说的一句“可超卖万斤粮,想买辆自行车”,竟然会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上引起一串连锁反应。他不仅因此如愿买到了梦寐以求的“永久”牌自行车,还一不小心成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实践先锋、标志性人物。改革的浪潮也将他由一个普通农民变成大学生,进而吃上“公粮”,成为国家干部。
 

  “分田,是当时纯粹为了吃饱肚子被逼出来。”在杨小运的脑中,至今清晰地刻着当年的窘迫。他所在的应城杨河公社卫东大队六房生产队共24户、110人、250多亩地,年年因完不成粮食定购任务“打饿肚”。1976年,19岁的杨小运被推上了六房生产队长的位子。种田人守着田地,还能干等着挨饿?杨小运不信。他带着大家没日没夜地劳动,可任务仍完不成。
 

  啥原因?社员们都吃惯了大锅饭,出集体工时普遍出工不出力。“田里只长草不长谷。任务哪完得成?”
 

  勤扒苦做几年没效果,到1979年杨小运心里憋屈到极点,起了分田的念头。上面没有政策怎么办?公社党委书记夏华树出主意:“可以试着分到组,先闷着搞。”杨小运把全队110人分成3个生产组,把田按人按劳力分到这3个组。
 

  1980年夏粮刚收,六房生产队就完成了全年粮食征购任务。“田分到各组后,把大家的劳动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群众还人均分了630斤口粮,父老乡亲第一次填饱了肚子,实打实的成绩让杨小运底气变足。
 

  1980年10月,六房生产队分田到户,按劳动力,每个5亩;按人口,每人1亩。
 

  第二年夏收,六房生产队仅用小麦和早稻就完成了全年8万斤粮食订购任务,田里还余110多亩中稻、140亩晚稻。
 

  分田到户的消息传出去后,批评之声接踵而来。有人指责杨小运年纪不大,胆子不小。他的预备党员资格也被取消。
 

  “赌”出来的自行车

  年轻的杨小运不服气。他请管理区、公社和县里下来调查的干部到庄稼地里去看,去转,去实地评判好坏。
 

  没让他料到的是,这时自己赌气说出的一句话,竟会演变成为一件以农村改革影响城市改革、进而推动工业改革的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的标志性事件。
 

  县里干部来调查时,杨小运赌气提出,可向国家多卖1万多斤粮食,问能不能奖他一个自行车指标。
 

  这口气,杨小运可不是白赌的:分田到户时,他家共6口人、3个劳动力,分了20多亩地,当年也获大丰收。完成8530斤的国家粮食定购任务后,中稻、晚稻还可以收15000多斤。留下口粮和种子,超卖万斤粮完全没问题。
 

  说了就做。1981年9月20日,杨小运请来村民,租用7辆板车,浩浩荡荡拖着10380斤粮来到杨河公社粮站。
 

  杨小运的事,被《孝感报》以《应城农民杨小运说 他家今年愿向国家交售万斤粮 只要求卖给他家一辆永久牌自行车》、 《应城县政府明确答复:超产多、贡献大的农民杨小运将买到一辆永久牌自行车》为题,率先对此进行报道。1981年10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和转载了《孝感报》的稿件。
 

  《人民日报》随后发文:《农民兄弟要“永久”,“永久”工人要尽责》,将此事上升到生机勃发的农村改革对城市工商业发出挑战的高度。
 

  后来,《参考消息》还刊载了美联社记者写的述评《中国的农业向工业提出了挑战》,这篇外电述评也同样发掘出了“杨小运超卖万斤粮”深刻的新闻价值。
 

  很快,上海自行车一厂回应,工厂不仅愿意满足杨小运的要求,还承诺:凡是当地农民超卖万斤粮的,都将奖售一辆“永久”牌自行车。一辆龙头上扎着红绸花的“永久”牌自行车被送到应城、送到杨小运手中。
 

  “擂”出来的大学生

  杨小运的命运也因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成为了全国农民先进典型,先后被评为全国新长征突击手、湖北省特等劳动模范。1983年,他还被推选为全国第六届人大代表。
 

  当年6月赴京开人代会时,去读书的念头开始在脑海杨小运萌生。
 

  回应城后,杨小运当了几年村党支部书记。农村工作千头万绪,仅初中毕业的他越来越感到知识不够用。读书的念头再次跳了出来。1987年,他找到时任华中农业大学校长的陈华奎,郑重地表达了自己的求学愿望。陈华奎建议他去武汉大学读成人教育大专班。
 

  杨小运又找开人代会期间认识的武汉大学经济学家李崇淮。武大校长刘道玉通过李教授了解杨小运的情况,专门向国家教委打报告,申请破格录取。
 

  当年9月,30岁的杨小运成为武大首名免考特招生,进入经管学院经管专业学习。学校特别照顾,找人轮流帮他补课。
 

  深知自己基础太差,每天除了上课,杨小运把大部分时间拿来背书。走路背、吃饭背、睡觉前还在背……用一招笨办法,杨小运硬生生地把22门功课中21门考合了格。“只要是用背的科目,同学们都考不赢我。”1989年7月,他如愿拿到了大学毕业证。
 

  毕业后,杨小运参加招考,被聘为国家干部。
 

  他从杨河镇纪检干事起步,到巡检管理区副主任、副书记、主任、总支书记,再到杨河镇副镇长,2017年在应城市农办副主任的岗位上退休。
 

  奔出来的好日子

  对于波澜壮阔的中国农村改革来说,杨小运既是亲历者、受益者,也是见证者。这些年,种田也好,当大学生也罢,招干成为国家干部,到现在退休帮家人开办农田水利预制板厂,他一辈子没有离开过农村、农业和农民。
 

  卫东公社后来改名大堰村。只要抽出空来,杨小运总爱开车回去转转。
 

  弟弟杨耀宗在老家,仍种着当年分田到户时的20多亩田。可杨小运知道,情况已经大不一样。“过去种田是为了吃饱饭,现在种田是致富门道。”
 

  原先干什么都得依靠人工,成本高不说,累又不出活儿。现在种田实现了机械化,劳动强度小,生产效率还高,养活了祖祖辈辈大堰村人的土地真正活起来。
 

  如今的大堰村人不但吃得饱,还能吃得好,家家户户住进了宽敞明亮的小楼,经过硬化的道路整洁一新,各家的摩托车、电动车、私家车……往来穿梭。
 

  “农民进城置业”,是杨小运感受到生活的最大变化之一。随着城镇化的脚步,大堰村目前的28户村民,在县城以上置业、居住的有9户,余下的19户也都在集镇上买了房。农闲时在集镇生活,农忙时回家种田,让农民不再是一种的固定身份,而更像是一份职业。

 

  身居乡村的婆婆妇女们,生活节奏也变得和城里人同步:跳广场舞、健身、衣着越来越新潮。农业对于当下大堰村人的意义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
 

  从分田到户承包经营,到土地流转规模经营,到现代农业规模化生产,眼见身边巨大的历史变迁,杨小运感慨,“农村、农民、农业的变化,用‘翻天覆地’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参与互动,请访问槐荫论坛]
(责任编辑: 黄一亭 )

关于我们 企业邮箱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友情链接申请

投稿邮箱:xgw888888#126.com (#改成@) 举报邮箱:wlb@xgrb.cn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2-2477859

建议使用IE7及以上版本浏览器

Copyright © 2004-2018 孝感日报社·孝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网备案证编号420901 鄂新网备字[0701]号 鄂ICP备05003937号-1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4013

鄂公网安备 42090202000008号

栏目域名合作:0712-2477865 业务联系:0712-2886406